招募虫子的“爱情”故事:妻子帮助丈夫和情妇逃跑,增加了她的负罪感

银行里的中层女性帮助她们的丈夫贪污,甚至默许了她们的丈夫多年来一直保有情妇以方便丈夫逃跑的事实。 这不是爱情电影,而是云南农村信用社腐败的真实案例。 2015年,在全国引起轰动的云南农村信用社腐败案爆发,其后果仍不明朗。 江赵刚下台后,他身后的小腐败也浮出水面并得到了裁决。 这个故事比电影更精彩。 腐败和贿赂以及丈夫长期默许丈夫情妇的存在已经受到调查,允许她的情妇逃离该国,为丈夫提供庇护,并购买房子帮助他留下来帮助被抓获的丈夫躲藏和潜逃…腐败和贿赂以及丈夫长期默许丈夫情妇的存在已经受到调查,允许她的情妇逃离该国,为丈夫提供庇护,并购买房子帮助丈夫留下来帮助被抓获的丈夫躲藏和潜逃…为“爱”做了很多奇怪事情的女主人公徐瑞丽是前云南农村信用社党委书记蒋赵广的妻子,她贪婪的背后是金钱和所谓的爱。 近日,法官文件网(Judge’s Documents Network)宣布,招商银行昆明分行金融客户部前总经理徐瑞丽因行贿和隐瞒犯罪被判入狱两年半。 最后,丈夫和妻子都被关了起来。 然而,许瑞丽甚至通过帮助受贿逃跑的丈夫加重了罪行。 中层追随贪婪的丈夫和贪婪的小家伙,愿意为爱付出一切,充满狗血的故事,不是电影,而是一个真实发生在招商银行昆明分行的“爱情故事”。 公开信息显示,徐瑞丽曾担任招商银行昆明分行五大金融客户的总经理,为招商银行中层干部。 从2013年到2015年,短短两年内,许瑞丽利用丈夫蒋赵刚担任云南农村信用社党委书记的职务,与丈夫一起或单独收受108.3万元贿赂。此外,徐瑞丽事后向江赵刚通报了自己单独收受的贿赂。 然而,徐瑞丽的丈夫蒋赵刚收受或索要他人巨额款项,金额相当于2792.2475万元。 江赵刚的2700万赃款是由他的妻子徐瑞丽、龚太太和龚的母亲黄收受或索要的。 其中,不仅有行贿者的主动贿赂,还有江赵广徐瑞丽和他的妻子自找的 法院发现,徐瑞丽与江赵刚一起,通过向他人提供贷款、承担工程项目、房地产销售、个人晋升和工作地点差价调整数等方面的帮助,向严明经营的一家公司索要90万元。 行贿者也获得了真正的好处。据江赵刚介绍,盘龙信用合作社向阎提供了3.5亿元的贷款。 事实上,徐瑞丽参与江赵刚2700万贿赂中的108万只是冰山一角。 他的情妇龚和龚的母亲黄收到了更多的贿赂。 但这似乎并不影响徐瑞丽自始至终在帮助江赵刚 二奶出国,妻子帮助逃到云南农村信用社腐败案件发生在2015年。同年7月,该组织对原党委副书记、云南农村信用社主任罗敏进行了调查,农村信用社的腐败案件被一个接一个地揭露出来。 2017年6月,原省委书记、云南农村信用社董事长万任丽接受了组织审查。 当时,罗敏(左)、江赵刚(中)、万任丽(右)被称为信用社的“三驾马车”。 据《南方周末》报道,2014年江万洛执政期间,云南省协会自称是“云南省最大的银行”,并进行了广泛宣传。在云南省的高速公路上,到处都是带有这个标语的广告牌。 当时,在云南省,农村信用社的网点比“四大支行”多 罗敏被调查后不久,感受到危险即将来临的江赵刚,首先让他的情妇龚某带着他们的儿子去新加坡生活。 据当时媒体报道,龚如心在2010年初与朋友共进晚餐时会见了时任省政府副秘书长蒋赵刚。从那以后,两人迅速发展成情侣关系。 从2010年到2015年,为了满足留住恋人的需要,江赵刚到处集资。 江赵刚出生在云南省元江县的一个普通工薪家庭。他也是1982年高考的顶尖文科学生。 曾任云南财经大学副校长、云南省政府副秘书长、云南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党委书记、西南林业大学党委副书记兼校长。 江赵刚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为他人办理贷款、企业融资、承接工程项目和购买办公楼提供帮助和谋取利益。他接受或要求他人提供巨额财产,从1万英镑到1000万英镑不等。从黄金到宝马,江赵刚拒绝接受任何东西。 甚至出国旅行和哀悼他的父亲都被江赵刚用来受贿。 前面提到的行贿者严某也提供了龚某在新加坡的豪宅。 2014年12月,严明以超过330万新加坡元的价格为江赵广在新加坡买了一套公寓,并安排孙翔将125万新加坡元的新加坡大华银行卡交给龚如心 他还让龚某在新加坡中豪农业公司工作,该公司是阎某等人的合伙企业,月薪8000元。 江赵刚的爱人和儿子是第一个被安排出国的人。留在家里的徐瑞丽开始为家人的离开做准备。 犯罪前,徐瑞丽以另一个人的名义购买了城市之光A310公寓,以备日后藏匿。 2018年5月9日,赵刚被云南省监察厅拘留。江赵刚烧毁了他的手机,并把它藏在车库里。 当时,许瑞丽并没有选择配合相关部门的调查,但在得知丈夫蒋赵刚被通缉后,他将蒋赵刚送到昆明市盘龙区成之光社区A310公寓藏匿,并两次给蒋赵刚送去现金、收音机、食物等财物。 5月30日,丈夫和妻子都被抓获。 夫妻俩被捕后,法院裁定蒋赵刚被控受贿和滥用职权,而徐瑞丽被控受贿、窝藏和包庇,因为她窝藏丈夫,她还有一项自己的指控。 2019年3月20日,云南省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定江赵刚受贿和滥用职权。他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300万元罚款。贿赂赃款被没收并上缴国库。4月18日,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徐瑞丽两年零六个月有期徒刑,并处40万元罚金。 上述房地产依法予以没收。 宣判后,许瑞丽和她的辩护律师均声称许瑞丽有“自首、从犯、供认”等情况,家人难以照顾老人。他们上诉被判处有期徒刑和缓刑。 然而,该判决被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维持原判。 “我的家乡沅江盛产芒果,但芒果不是每年都有收成 好年景花多果实多,坏年景花多果实少,而一些芒果树只开花不结果。 这种无果芒果树被村民们昵称为“/[/k0/”喜树,这是一种看得见却没有果实的树。 今天,我就像一棵快乐的树,享受着一瞬间的风景,但最终却失去了对家乡的信心。 云南农村信用社前董事长蒋赵刚在被该组织调查后,充满了自嘲和悔恨。

发表评论